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隰縣玉露香梨

主題: 再現輝煌 ——石村探究

  • 隰縣新聞-吳陽陽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8452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9/1/29 11:58:39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隰縣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斗轉星移,山河巨變。紅塵阡陌、滄海桑田,世間萬物在歷史的長河中明明滅滅,隱隱閃閃,上下五千年,從橫九萬里,這是一條多么悠長,多么寬廣,多么深遠的河?曾經多少世事,多少人物被歷史的浪濤淘洗成一粒粒細沙,最后漸漸暗淡、沉溺于歷史的河流?

在紫金山下,群巒之間,茫茫綠茵的陡坡塬上,有一個古老而文明的村莊——石村。雖然經歷了千百年風雨的洗滌,失去了昔日的光輝,但它仍如一艘行駛了千年的巨輪,靜靜地停泊在廣袤的綠野之間,無論是田野還是村莊,處處蕩漾著綠色的希望。

千百年后,讓我們逆著這條漫長的河流,從碎瓦殘磚中,從古院斷墻間,從茫茫史海里剝絲抽繭,透過層層迷霧,去追溯它沉浸在歲月里的那些色彩斑斕的故事吧……

隋朝末年,烽煙四起,在那個“亂世出英雄”的年代,石村曹氏竟出了一父三子四位將帥。父親因為驍勇善戰,被朝廷分為千戶軍,在隋王朝的覆滅之際,兄弟三人受父之命,帶著他們的軍隊保家衛國,守護隰州,后來,他們目睹隋朝政府置百姓生死于不顧,大興土木,橫征暴斂,涂炭百姓的腐敗景象,便棄暗投明,投靠了李淵,為唐王朝的統一和建立東討西征,立下汗馬功勞。三兄弟去世后,鄉親們特別想念他們,經請示朝廷批準,在石村為他們修建了宗廟,以示對他們的崇敬。

通覽古今,石村曹氏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許多可圈可點的人物和事跡,除了曹氏三侯,將軍墓就是又一個例證。

將軍墓,這個古老的墳墓從來就沒有寂寞過,它比它的村莊更具有魅力和影響,因不停地被盜掘而聞名于世。它坐落于隰縣陡坡鄉石村墓道坪,建于公元1239年農歷11月19日,是信武將軍曹元的墳墓。立于茫茫曠野之中,紫金北橫,溝壑南縱,遠山近峁,深淺浮沉。數十畝田地,樹森森而空寂寂。墳前,碑石林立,蔚為壯觀。石人、石虎、石羊、石龜或持笏、或虎視、或靜臥,皆栩栩如生、各具形態。該墓為曹將軍長子曹椿年所建,距今778年。無論從建筑規模還是工藝上看都很不一般,堪稱隰縣古墓建筑之精典,也因此被錄入《山西通志》及《隰州志》內。

墓主人系石村曹元(1166—1219),字長卿,金貞右年間隰州被蒙古軍占領后,一些人趁機作亂,明搶暗偷,隰州城內一團亂象,于是曹元便召集鄉勇,率眾奮勇御敵,將蒙古軍趕走,奪回隰州。曹元去世后其子曹椿年(燕都行省參左)奏請朝廷,被追封為信武將軍。經過千年歲月的洗禮,現在的將軍墓不僅面目慘淡,而且已然是難覓其蹤了。當年雄偉壯觀的碑石群落早已被一片蔥蘢的樹木和野草所取代。如果不是那座唯一遺存的龜碑跌依然固執地堅守在那里,我們幾乎難以找到它的蛛絲馬跡。千百年來,它經歷了戰火的洗禮、文革的浩劫,鼠輩惡賊們一次次無休無址地的盜竊,最后終于悄然沉寂在一片茫茫綠野之中。漸漸被人們淡忘,成為一個謎,一個傳說,一個只知道將軍墓,而不知將軍為何人的傳說。

還好,歷史并未遺忘它,在《元好問全集·卷二十九·碑銘表志碣》里,我們僥幸地找到了《元·信武將軍阡表》,這篇由元代文學家元好問撰寫的《表》詳盡記述了曹將軍及其事跡,讓我們在迷茫的黑暗里看到了一絲曙光;看到了將軍忠孝仁善、扶危濟困的兒女情懷;看到了將軍守土保疆、勇猛御敵的民族精神。

除了將軍墓,在這個孕育了千年文明的古村落內,還有諸如三官殿、玄陽寺等許多值得我們去回顧、去留戀,去思索,去探究的東西。

三官殿亦稱“三觀填”,由于歷史的原因,如今的三觀殿早已成為一個普通的地名,成為一塊只能長出茁壯莊稼的沃野良田,成為一個沒有任何歷史價值的樹林。但它畢竟在石村這塊土地上煥發過光彩,是構筑石村文化壁壘的一小部分。

三官殿位于石村東南,因方言的原因,石村人稱之為“三觀填”(隰縣人總喜歡把“dian”誤讀成“tian”,比如:“鞋墊”讀成“嚡填”,“墊土”讀成“填土”)。

道教把堯、舜、禹尊稱為三官,分別為:天官、地官和水官。三官殿是農民祭天、祭地和祭水,祈求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的神殿。它不止是一個地名,而且曾經還是一個布恩施德、弘法度生的圣殿。

中國文化是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孕育出來的一支文明之花,因此,道與佛就像一對孿生兄弟,永遠不離不棄。與三官殿遙相呼應的是位于石村西南的玄陽寺。

玄陽寺始建于清初時期,距今約400余年的歷史,抗戰時期殿宇內的所有佛像均被兵士毀滅,2016年重新予以修繕。玄陽寺占地約一畝左右,分上下兩院,上佛下僧,上院包括一個正殿及東西兩排偏殿,下院東西各有三孔窯洞,寺左右各有一個山門,大小相同、造型一致,為相互對稱的拱形門。解放后,玄陽寺被石村小學占用,80年代初期,新建石村小學后,玄陽寺重歸寂寞。

比三官殿和玄陽寺更早的,是位于石村東南的天童廟,天通(童)的地名也因此而得名。天童廟如今已蕩然無存,找不到其影蹤了。但石村人總習慣把天童廟所座落的那塊地稱作“天童(通)廟”或“天通”。

全國的寺廟豈止千百萬?幾乎每個稍大一點的村莊都有自己的寺廟,而以天童命名的寺廟卻為數不多,這讓我們不得不把天童宏智禪師與石村的天童廟聯系起來。

天童宏智禪師(正覺宏智禪師)俗姓李,隰州人,這與傳說中原居于石村后移居石村以北的疙瘩頭村的“李”姓家族是否有著某種契合?歷史總是這樣錯綜復雜撲朔迷離,許多問題還有待我們去考究、去領悟、去研判……

你還在疑惑中難以解脫嗎?那么接下來我將要帶著你去領略兩個非常有意義的地方——一個是許愿嘴,一個是解惑垣。那兒天高山遠、云淡風清,你可以雙手合十,對著南方觀音清修之處,為朋友、為親人、為自己默默地許一個美好的愿;那兒四野寂靜、八方空明,你可靜靜地將一生所有的疑惑、迷茫得以悟解,從此,放下所有的不快和憂慮,盡情地去享受你美好的生活。

如今的解惑垣只是一個地名,而它的名字給予我們的卻是無盡的遐想。

解惑垣位于石村以北,立于村中便一目可及。三面環溝,一條窄窄的小路將它與村子之間聯系起來,仿佛大海中的一葉小舟,獨居一隅。四周寂靜,陽光普照,清風徐徐,在那里,我們能感受到一種遠離塵囂的清凈與安寧。會忘記所有的煩惱,放下心中所有的沉疴,一切疑惑于瞬間便豁然洞開。

許愿咀位于石村南約1000米左右,三面環溝,俯視若鳥獸之嘴驟然突出于溝壑間,沿著這里,一直向南,在數千里之外,便是普陀山南海觀音清修之處了。在這里焚香許愿的確不錯。想必古人一定在這里許過什么大愿?夙愿成就后便將此地命名為許愿咀了。

解惑垣、許愿嘴……這一個個謎一樣的地方,不由讓我們浮想聯翩疑,如癡如醉,如夢如幻。如果讓我們的思緒來一次穿越,或者無限地蔓延,那么我們一定會在這里看到一個個神奇迷人的故事,和演繹這些故事的人物,從而也一定會看到這片土地昔日的光彩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圖文:曹云平

責編:吳陽陽

  
  • 低調
  • 發表于:2019/2/6 22:29:32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寫的透徹,支持666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忠诚平特一肖